Profile Photo
墙头甚多,佛系写文
  1. UAPP
  2. 私信
  3. 归档
  4. RSS

总算把这篇完结了。٩( 'ω' )و

摸摸我鸟,这年头骚操作真的越来越多了。

小黄鸟(春秋繁露公羊):






 @奶茶钱还是有的 




我很抱歉打扰了各位,但是有人污蔑不放,我也无法。首先说明以下内容不针对任何cp与倾向,我本人就是乙女腐向通吃的混乱邪恶,我本人就产过各类腐向与乙女文,在我眼里二者平等。以下都只针对事。






一。


关于乙女群内的ky浮柳,我有截图为证,她的这两篇文就是浮柳向的。那么,当时对话环境里有柳叶夫人,我因此提醒了一句不要再乙女群ky,难道有问题?后来是她自己退群,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过激言行。


 


然后,那天我没有点她的名姓发了一条吐槽贴,这就算挂人了??没点名姓只是吐槽,这算挂人?您这番操作挂我都还提我的名字,把我头像截图摆上呢,我只是吐槽两三行,都没点名姓的,这叫挂人?这叫吐槽,谢谢。


二。关于美食梗,我先放出我自己的截图,这个妹子自己删了自己的文图,但如果我没记错,我们俩相似度的确非常之高。请对比。




没错,因为那个妹子删了文,我目前拿不出截图对比,但同时您也没有证据证明她没有借梗,当时很多人应该都看过,我想人证还是有的。













三。事情过去久远,但确确实实我挂她因为她污蔑无幽群内群友讨论g体围裙的事。当然,这个既然她也承认是自己言行不当,我们也不再追究,那么您旧事重提为哪般?


 
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位太太啊!!!

沧晗:

我现在遭遇了平生最重大的一次危机,兼具经济和家庭灾难,我想问,如果我去loong🐴或者popo上写肉赚钱,大爷们肯光顾小店吗?

全面保证质量和字数,满足各位大爷的需求,没有底线。。。为吃口饭,没有底线了。。。

好久不上lof。

真的蛮感谢即使我神隐了那么久也还没有取关的朋友们,能一直忍受我的咸鱼和任性。

一直很忙,在学习,也在码字。

但是由于精力被原创分走了,所以同人这边一直拾不起来……当然也有自己慢慢失却了最初的热情这样的原因。

很长一段时间处在很废很颓的状态,不过一上来看到大家给的小心心真的特别高兴。

无意卖惨,但写东西这事本身就是很孤独的一件事,同人产出往往还没有实质的经济收益,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爱发电……所以我特别特别珍视每一条反馈,每一个喜欢,这些肯定和鼓励对于写手来说真的非常重要。

谢谢那些还让我留在你们关注列表里的人。

等考试周结束了,会缓慢但是认真地开始更新的。

ps:我真的要开始搞盾铁了!

他俩在这天桥下所占的地盘紧挨着,一个卖永远无人问津的盗版碟片,一个唱总是五音不全的土味情歌。

贼般配了,不是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的你们没看错,这就是即将出炉的一篇金钱毒。

卖盗版黄片的老王和流浪歌手的老米之间所谓的土味爱情故事。

忘了说,还是个虐恋。

敬请期待。

每次以恋人视角来脑补阿尔弗雷德,总能被这个金发甜心小恶魔给撩得一脸血。

嗯,其实我是个垃圾。

写的东西都是垃圾。

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垃圾,都是烂到骨子里。

有时候比起守护,他更喜欢摧毁。

因为他所见的美丽,多是深藏危险。

火焰吞噬掉那座房屋,席卷着曾经发生过的罪恶,连带着一直沉压在他心头那股污浊也一并燃灼了出去,最后点落成自唇边溢出的烟圈。

阿尔弗雷德明白自己在笑,但脸颊冰凉。

机车就停在一旁,他将手放在头盔上轻按了按,稍稍偏了头——

车窗降下,东方人漂亮又坚毅的侧脸隐在昏暗中,修长的手指间轻巧地摆弄着一个魔方。

王耀并没能将打乱的魔方复原,他想自己应当对此无能为力。于是他移开视线,看向挡在车前的男人。

忧郁,苍白,但深紫的眼眸里涌动着冷傲。

围巾的下摆被凉风撩起。

伊万抿了抿唇,双手抄进兜里,微微仰起头来。

火光落进他的眼底,和那耀眼的金发混为一体。




#灵感来源:

关菊英的一首《无心害你》。

填坑时间,本次寒假。

黑三角向。


是心上朱砂,

是眉间落雪。

能不能推荐一些很悲伤的歌?

最好是那种听了就心头发紧的……

1 / 12